阿轩

一个破写文的
主厨端木蓉,神威,青江,药研,忍野扇
他们都是我爱的人
我产的粮有毒,吃的时候请注意

〔石青〕让怨恨消除其实不算难

 ooc严重注意避雷
基本上就是我在没有脑洞的情况下强行产出的有毒物质,食用时请注意安全。

————————————————

     梦中央,有道人影在那站着。
  他正站在自己梦的中心 。
  “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有女人在他耳边说话。
  “你不会觉得愧疚吗?”
  女人的双手抚上了他的脖颈。
  “你有想过为此赎罪吗?”
  女人的声音逐渐变得恶毒而又哀怨。
  她就像是一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久久徘徊于人世间的幽灵。
  他没有说话,原本遮挡了右眼的绿发被风吹开,露出了赤色的瞳孔。
  “……抱歉。”
  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笑面青江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好像已经将这句话演习了千百遍,这也只是这千百遍的其中一次而已。
  他已经适应这种情况了,故而整个心都是麻木的。
  像是这样被这个他看不见的女人责问的情境,他已经在梦里体验过无数次了。
  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与不知所措的说出“抱歉”,再到现在只是为了填补内心的罪恶感而说出的“抱歉”。
  句子没有改变,但心境却不同了。
  “本质的东西是眼睛看不见的。”
  他又想起白日里温柔的神刀大人对他说出的这句话。
  我的本质……是怎么样的呢?他木然的注视着不知名的远方,那里是一片漆黑。
  从他挥刀砍下那对母子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已经变了。
  他还想起小时候拉着同宗的兄长数珠丸恒次的手摇摇晃晃,天真的说着“我以后要成为神剑!”这样的话。
  现在?不可能啦,他沾染了孩子的鲜血,已经不再洁净了。
  再想到他的刀刃刺入孩子身体时,那个可怜的小幽灵眼里都是悲伤与恐惧,这些的情感都使这位于纯洁的灵气之中诞生的付丧神感到极端的羞愧与自责。
  他是一把没用的刀,一把被人抛弃了的守护刀,一把承载着罪孽的刀。
  ……
  我真没用呢。
  笑面青江这么说着,闭上了双眼,他不想再去回忆过来那些不好的情景了。
  “青江。”
  有道声音在轻轻呼唤,渐渐地把深陷在噩梦中的他唤醒。
  是石切丸。
  笑面青江松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后,露出笑容着蹭了蹭对方的脸颊。
  “石切丸,你怎么到我房间来了?”抬手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还没从绝望中回过神来,眼中全是惊恐不安,他躲闪着目光不敢与石切丸对视。
  “敲房门时没人开,我担心你出事,就进来了。”石切丸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笑面青江因为刚起床还没得及梳理的长发,随手撩起他右边过长的刘海,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有些湿润的眼角。
  “又作噩梦了吗?”
  “……嗯。”不自在的扯了扯被单,笑面青江还是不大习惯被人这么担心,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应了声是,就没在说话了。
  “青江,你是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本质的你是什么样的?”
  曾经处于神坛中被人供奉的神刀大人现在只穿着浅绿的和服,他低垂着双眸不知在想些什么,犹豫片刻后还是执起了大胁差的手,握着他的掌心一字一句的开口。
  “青江是个善良又有责任感的人。”
  忽略了胁差瞬间变得惊异的目光,石切丸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会为自己斩了孩子而愧疚这么多年,你在和其他刀剑相处时,虽然总喜欢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玩笑,但是当他们在战场上遇到危险的时候,都是被你勇敢地保护了。”
  “我不勇敢。”笑面青江听到这忍不住打断了。“我是个胆小鬼……”
  “你不是哦。我的青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了。你逃避那对幽灵母子,不是害怕,只是因为在你心中堆积的愧疚太多太多了而已。你可是会在遇到危险时很勇敢的挡在短刀面前,正面迎击敌人的啊。”
  “……石切丸。”青江垂着头,声音越来越低。
  “你把我说得太完美了,这不是真正的我。”
  “可是,”石切丸双手捧着青江的脸,字句清晰地说着。
  “在我眼里你就是这么一个接近于完美的人。你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了。知道吗?我觉得我能和这样的你在一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青江眨巴着眼睛,呆呆地溺在这段话中缓不过神来。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的意思了。毕竟他也总是在想,自己一把小小的胁差居然能够跟这位出色的大太刀站到一起,也是十分的了不起。
  “乖,你要直面内心的愧疚,好吗?只要你想通了,很多事情都会迎刃而解。因为青江的本质就是善良又可靠啊,你是一把十分出色的守护刀。”
  青江觉得他还没来得及从那番夸奖之词中走岀来,就要被石切丸夸上天了,只能怔怔地点着头。
  安静了一会儿后,他红着脸凝视着那位近在咫尺的人,鼓足了勇气,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在我看来石切丸又温柔又稳重,也是一个接近完美的人!”
  这句话是青江大声吼岀来的,据说声音大得连隔壁房的大典太都听到了,愣是把他从被铺里吓得鲤鱼打挺似的站了起来。
  “……噗,青江,你真的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石切丸在青江表白完后的一片安静中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把抱起了他这位已经羞得把脸埋在衣服里的恋人。
  房间里满是是撒狗粮时发出的声音,门外的数珠丸恒次一脸僵硬的站着没有动作,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知道门把手快要被他攥烂了。
  不过也是,最爱的弟弟被人拐走了,作为哥哥的他不生气才怪呢。
  经过了清晨发生的事后,青江在深夜的梦中又见到了那位对他充满怨恨的女人。
  只是这次他没有再一味的说抱歉,而是认认真真的来了一次忏悔。女人的话语少见的停顿了一下,最后竟然悻悻地走掉了,声音甚至还带着几分落寞。
  “你认真道歉了啊……算啦算啦,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要好好的啊。”
  青江呆站在原地,完全想不到自己遭了这么久的罪,几句话的事就搞定了。
  难道这么多个夜晚,他作的噩梦都是因为女鬼贪玩想要饰演苦情的幽魂,现在他详细的说出自己的愧意之后,女鬼觉得过意不去就走了?就这么走了?
  笑面青江现在想把那女鬼揪回来打一顿,他做了这么久的噩梦,总不能就这么让她跑了是吧?!
  然后这样想着,青江先生在极化修行中把躲在京极家的女鬼姐姐给绑回来带身边了。
  于是石切丸在本丸的每日日常就变成了一边看青江和女鬼掐架一边和数珠丸过招。
  小媳妇的哥哥不好对付啊。
  在与数珠丸进行第二百三十四次的交手时,石切丸这么想着。
  
  
  

评论(1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