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轩

一个破写文的
主厨端木蓉,神威,青江,药研,忍野扇
他们都是我爱的人
我产的粮有毒,吃的时候请注意

【battarie】zacharie与花 4

cp:batter x zacharie

花吐paro

ooc注意

4.

因着搞清楚了自己的病因,Zacharie今天的精神还不错。

又是像好几天之前一样无事可干,戴着面具的商人维持着撑下巴的姿势,沉默地等着那位净化者的到来。

没有日夜的天空令人分不清时间,塑料海的波涛荡漾着人心中的焦虑。粉红色的建筑物看上去单调异常,因其颜色而强行堆砌出来的温暖气氛也使人变得烦躁。

空气仿佛凝固在了那里。

他甚至能清晰听见塑料凝成的波涛在海中翻滚的声音,

他不知道“今天”过去了多少,“明天”何时到来,只知道在这里等着。

背后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走过,带得他的心越发不耐了起来。

已经做得僵硬了的动作终于是有所变化,zacharie放松似地伸了个腰,平时的自己可比此时更有耐心呀,特别是在那些令人难熬的商业淡季。

都是因为那个性冷淡,他忍不住小声嘟囔着,自己只是想快点见到他,再和他说说话而已。

不得不承认,到目前为止,zacharie现在开始有些担心他了。他受伤了吗?恶灵打得过吗?商城的出口找到了吗?这些琐碎的小问题一直在他的脑子里转个不停,让他不胜其烦。

慢悠悠地回头看了一眼缓慢转动的时钟,zacharie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吧,明天,明天说不定batter就回来了,就像是之前的几次那样,不需要他太过担忧的。

可惜Zacharie的担心变成了现实。

在粉红色房子中的明灯暗下来之前,batter出现了。

Zacharie抬眼循着声音望去,入目的是大片的鲜红,看得他的心猛的一跳。

受伤了?

行动总是比思想要快,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问出了口:“你没事吧?”

Batter闻声沉默抬头看了他一会儿没有说话,或许是zacharie语气中的担心太强,片刻后他又摇了摇头,补上一句“没事。”

说完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到存档点,安静的选择了保存。然后身上的血迹渐渐消失,仿佛他从未受伤一样。

“刚刚出了点意外,分心了。”batter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陈述着这句足够让zacharie感到不可思议的话。

“……batter,你那时究竟在想什么,怎么会走神到这种程度?”

来不及惊讶batter居然会特意为他的担心解释自己受伤的原因,zacharie现在完全就是搞不懂这位从异世界闯入的净化者在想什么。

这么一个谁挡路就净化谁,连多一个字都懒得对他说的,如此出色的人,居然会走神。

“……”这下batter没有再回答zacharie的问题了,刚才难得正常了一点的气氛又回归了平常的那副样子。

Zacharie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只好换了个话题。从对方因在战斗中开小差而受伤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他还没忘记自己对batter抱有一些说不出口的心思。

现如今还是要和他多一些交流吧……虽然只是他单方面的。

然后又是套路一样的开头。

“那先生,你要来此买些什么吗?或者说卖些什么?”

无奈极了。

时间总是如此轻而易举的流逝,在与前几日的情况相比之下,zacharie虽然还是会吐出红色的玫瑰花瓣,但好歹是吐得心甘情愿,毕竟这几天batter几乎都待在他那有些拥挤的小商店里,他们也算是多了些接触。

虽然batter平时只会盯着他的棒球棒一整天好像是在思考哪个花色比较好看似的。

Zacharie望着这幅场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过他又说不上来,只好继续正坐在柜台前等待着他那位一直发着呆的客人前来消费。

两个人都是相顾无言。

最终还是zacharie先忍不住了,他实在是受不了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在这儿干瞪眼,只能率先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

“batter,我的客人。你不打算买点什么吗?”

“……”

Batter低着头似乎是在进行着思考,最后他还是从货箱中站起身走到了柜台前面,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袋子钱,面无表情地推到了zacharie面前。

Zacharie望着这袋子钱呆愣了几秒,最后像是领悟了什么人生的大道理似的,笑逐颜开。

“好的,您要买点什么吗?”商人的语气欢欣得不可思议,你看,连敬语都用上了。

zacharie从柜子里翻找出许久不用了的物品清单,低着头用笔在上面写写画画了一段时间后,高兴地把单子递到了batter面前。

“这是我现在所有的,请看看吧。”

天知道他多久没做成一桩生意了。

Batter沉默着翻了几下,指尖在纸面上慢慢的滑动,最终落在了几行字上。

“就这些吧。”

“好。”

然后厚厚一大叠的回血票被zacharie吃力的搬到了桌面上,随着重物与桌面相碰发出的沉闷声响,还有几张票子从中飘了出来散落在地面上。

Batter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顺从着接过了这摞纸片再次走向了商场的方向。

“我出去一趟。”

“好的,欢迎下次光临!”

Zacharie笑眯眯的朝步入商场的batter挥了挥手,显然心情好极了。

因为batter把之前卖给他的票子全部买了回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Zacharie真的是要被这乐死了。

不过他开心过头了似乎忘了别的什么事,比如说他这几天其实也没和batter说多少话。

而他最近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事,但实际上背地里仍在不断的咳嗽,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哪怕张嘴都会有玫瑰花瓣滑出。

他知道他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他甚至有预感,只要再过几天,仅仅只是几天的时间,他就会因此死去。

表面上能保持平静只是因为他那张白得吓人的脸被面具遮挡住了而已。

Zacharie抓了抓头发,其实他现在很无措,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也知道爱情是不能够勉强的,好吧,这句话仅针对他的病,并不包括那些地位高贵的少爷小姐。万一batter真的是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那他该怎么办?

就这么死去吗?不,他还有亲人……一想到那个可爱的女孩子甜甜的朝他笑着的样子,他就感到一阵阵的无助。

Sugar……

就着身边没人,zacharie摘下了面具。湛蓝的双眸无意识的乱瞧着,最后慢慢停留在了被他好好藏起来的装满花瓣的垃圾桶上。

总是要拼一拼的,不是吗?风险这种东西,看的就是运气,万一真的是两情相悦……

不过可能性很小吧,如果那个人的话。

Zacharie揉揉眉心,他的大脑又要被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占据了。

烦恼之中,眸光停顿,他总觉得有什么刺鼻的气味从他的口腔往上冲。

条件反射性地捂住嘴,zacharie一手撑着桌面以保持平衡,呕吐来得很突然,就像死亡一样充满了时间上的不稳定。

口中一阵清凉的感觉差点吓到了zacharie,这次吐的…是什么花?他忍不住这么想。

结果等嘴里的异物落到掌心,他低头去看时,却发现是几片薄荷。

……

他觉得自己被叶给骗了。不是说吐花吗?虽然他觉得吐薄荷也不错,毕竟提神醒脑。

但问题是,薄荷味太浓,估计以后等batter回来了会起疑心的吧。

纠结着擦了擦嘴,zacharie悄悄地将手心背到了背后。

说个谎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