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轩

一个破写文的
主厨端木蓉,神威,青江,药研,忍野扇
他们都是我爱的人
我产的粮有毒,吃的时候请注意

【battarie】zacharie与花 1

cp:batter x zacharie

花吐paro

ooc注意

1.

戴着奇怪面具的商人zacharie支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商店,他已经两天没有见到那位穿着黑白棒球服的“净化者”了。不久前他可是天天到这来进行交易的。

Zacharie知道这个人叫做batter,是一个执着于净化各个区域的、充满自信却意外的话少的人,他们总是在各个地方相遇,因此batter也算得上是他商店的“常客”了。

作为一个商人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商品卖出去,让那些没有生气的物品到达需要它们的人手中,而作为交换他也会得到相应的报酬。卖家与买家都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互惠互利,这是交易最让人着迷的地方,他本人也热衷于此。

而现在,一个客人都没有。作为一名商人他思考的竟然不是滞销的商品卖不出去的原因,而是那位自从来到这个一切都粉得不得了的地方后一直让他作为“废品回收站”这种存在的净化者batter这几天为什么没有出现。是的,商人zacharie被当成了“废品回收站”。

Zacharie实在太无聊了,他已经开始敲起桌子,展开漫无边际的妄想。据说在发呆时所想的东西,会被可爱的小精灵在一些别的地方听到呢,商人抱着这样的想法,自顾自的对着空气诉起了苦。

在这个世界里,有一种依附着不知名魔力的神奇票子,它能使人,额、准确来说是指生物吧,瞬间回复一定的生命力。挺神奇的吧,根据它的特性,我们管叫它“回血票子”如何?这种东西啊,第一次拿到的时候,的确会觉得很新奇,比如说batter,第一次在一个小房间见到他的时候,这位新来的净化者朝他买了好多好多张这种回血票……大概十来张吧,事后他可是抱着一沓钞票笑得不行。

那一天实在是太美好了,各种意义上的。

啊,又提到batter了。虽然本来就是在谈关于他的事情……商人揪了揪自己微卷的头发,为此有些苦恼。

让我们回到原先的话题吧,这堆票子虽然功能神奇,但实际上嘛——人们会在后来的战斗中捡到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商人又正了正他的面具,因为侧头太久已经有些歪了,隐约可以看到鬓发间白皙的半边脸颊。他沉思了一会儿。双手在空气中稍稍比划了一下。大概有这么多……你能在十几场战斗中,得到这么一大沓的回血票子。

哎呀,还不理解吗?就是那种足够让那个沉默寡言的净化者用到吐的数量。

然而,在这个世界里,回血票的作用远不及一个神奇的小箱子。那个小箱子,其实就是这个世界的存档点呢。

对对,存档点就是我那些来自各个地区,喜欢玩游戏的顾客们所说的经常用于保存游戏进度的东西。Zacharie很努力的想要向他的听众解释存档点是什么。

可能是自言自语的时间有些久了,他觉得他的喉咙并不是特别舒服,于是从柜子底下拿起水杯小小的喝了一口,吞咽时从嘴里飘到杯中的几片艳红色的椭圆花瓣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那么继续说下去吧,我可爱的听众,zacharie放下了杯子。

存档点是可以瞬间回复净化者的生命以及体力一类的东西呢,虽然存在的数量不算多,但都是处于一些比较关键的地方,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有存档点在,回血票的用处就体现不出来。所以说那种东西相当于是废品吧……存档点可比它方便多了。

说到可以存档的小箱子,我所处的柜台旁边就有一个哦?Batter经常从柜台附近那扇门进去我的那个弯弯绕绕的商场里,一段时间后又一脸沉默的从那扇门里出来,走到柜台旁边打开小箱子进行存档。

batter的棒球帽戴得十分巧妙,完美的遮住大半张脸,帽檐下那一片厚重的阴影使我看不清他的眼睛。然后最让我感到失去商人的价值的时刻到来了:他存档后会走到我面前,隔着柜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大沓回血票放在我的面前。

……拿着这种东西放在我面前,是要换钱是吧?绝对是要换钱吧!Batter终于在将回血票与存档点的一次次比较中发现了这个道具其实什么用都没有还不如拿去换钱的秘密是吧?!

我已经预见到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所以这种会损害到自身利益的东西我还是当看不见比较好。不过本着职业道德我还是会轻笑几声然后向他问好:“亲爱的batter,我们又见面了呢,请问你要买些什么吗?”

接下来发生的发展完全在我意料之中,虽然一点也开心不起来。batter把回血票往我的面前推了一下,被人叠得端端正正的一大叠啊,感觉碰一下就要散开变成乱乱的一堆了。

“zacharie,请把这些换成钱吧。”

“好吧,你是来卖东西的,我的客人。那么等会,让我数一下有多少张……”我扫视了一下面前这些被叠得整整齐齐的魔法小纸片,粗略估计有四五十张吧,天知道他在商场里净化了多少只乱窜的幽灵。

说到这,zacharie颇有些嫌弃的努努嘴。

我可爱的听众啊,你知道作为商人来说最难受的是什么吗?我每天幸幸苦苦,勤勤恳恳赚来的钱,最后全都落入了别人的口袋里。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不给他打折了,真的。

这种每天都得丢好几百块的日子持续了大概……唔,到目前为止有四天了吧。不过从昨天开始,batter似乎没再来我这卖东西了,他是走出了商场了吗?真冷淡啊……也不来朝我这个每天往他口袋里递钱的可怜商人道个别。

不过如果他已经离开了这里的话,我也得准备一下了…………等等?

Zacharie停止了他的自言自语,然后用最短的时间摆好了他的水杯和空了几页的账本,最后在确认面具没有戴歪之后,极其端正地坐好并朝门口来了一句他惯用的问候:“Hey,我的顾客,好久不见了,请问您要买点什么吗?或者说卖点什么?”门口站了一个人,黑白棒球服,遮了半边脸的帽子,是消失了两天的batter。“……”站着的人并没有回应他的问候,不过zacharie也没觉得尴尬就是了,毕竟以他对batter的了解,不回应才是最正常的吧。而且既然还来他这里,说明batter暂时没有要走的打算,这是最好不过了。

安静的等了一会后,batter还是走了进来。“好久不见。”然后将一大打回血票摆在了zacharie面前。

“……”虽然他那句对batter不抱有期待的问候还是被回应了,不过他并不想看见有人以这种方式与他打招呼。在一番内心的挣扎后,zachaire还是无奈的将等量的钞票交给了面前的人。眼前人收下钱后却没有立即走开,他在柜台前踌躇了一会,还是对zacharie说:“这片区域有种植物吗?”“没有。”zacharie答得特别干脆。

在这个一眼看过去全是粉了吧唧的房子的地方,有植物才怪吧,不过,他为什么会问这个呢?

“……我在你这里闻到了郁金香的花香。”batter丢下这句话后就走进了商场里。

郁金香?这种高雅的花种可不在他的售货列表里呢,绝对是净化者净化幽灵的次数多了,鼻子也受到了恶灵的干扰吧,这里又是哪里来的花呢?

这样想着,zacharie却隐约觉得喉咙又开始有些不舒服了。很快,受到咽喉不适的影响,大脑作出了呕吐的指令。

“咳咳、”咳嗽声不断的在房间里响起。

想要吐出点什么。

他因此有些疑惑,颤抖地将手抚上脖颈。当zacharie挣扎着走到墙边时,他已经因剧烈的咳嗽而痛苦地蜷着腰,手撑着墙面,呕吐的欲望一次次冲撞着他的理智。

经过好几次无意义的干呕后,已经因条件反射而布满泪水的眼在迷蒙之中看到地板上、手掌上、衣领上零零碎碎的沾了十几片鲜红。

……?

一把摘掉面具抹了抹湿润的眼角,他看清楚了那几片红其实是些花瓣。这些椭圆形的,本应长在鲜嫩花托上的一部分,出现在了他的喉咙里。

Zacharie吁了一口气,或许是将这些咽门中的异物吐出来了吧,他现在觉得好多了。将散落在地上的那些花瓣一片片捡起来,弯腰,伸手,捻起,他机械地重复这些动作,大脑一片放空。这是郁金香吧,哪怕可能分不清这些花瓣,但将它们捡起时萦绕在鼻尖的浓郁香气他还是不会认错的。

看来净化者batter的嗅觉依旧灵敏,恶灵并没有对他的五感造成任何干扰。

挺好的,不是吗。

不过,人为什么会吐出花瓣?

Zacharie一边从手中被捡起的一捧花瓣中挑出其中好看的几片夹进他的账本,一边试图在他的大脑里分析过滤去找出有关这个问题的答案。

思考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比如说现在的商人zacharie,没一会他就已经觉得自己的思绪变得乱七八糟,一时半会又回忆不起相关的经历,只好戴回面具挨在他的木椅上,一片一片的数起了那些被他挑选出来的、夹在书本里的郁金香花瓣。

以后会有用也说不定呢。

至于那些长得不那么好看的,现在已经躺在垃圾桶里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