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轩

一个破写文的
主厨端木蓉,神威,青江,药研
他们都是我爱的人

占tag抱歉,其实就是我的自言自语〔〕

还有一篇真·r18在写,然后写完之后我欠别人的文也会慢慢补上。
之后就要开始写off的长篇了。
预告一下,长篇是黑帮设定xx
大概就是警官x黑商
耶!!!!
加油轩叽你肯定行的!!!!!

〔battarie〕r15文车 生存链

标题跟正文屁关系都没有你们不要多想。
本来制作了长图里面写了很多想说的话,但后来还是觉得算了。
希望食用愉快,一千字左右,车技不好,请见谅。
https://m.weibo.cn/5280211527/4141096186140089

〔一药〕真心

     超级短小,可能有点水,希望别嫌弃xx
     cp:一期一振x药研藤四郎
     ooc注意
     —————————— 
     “……接下来要万事小心啊,药研。”
  审神者紧紧扶住墨发少年的手臂,也许是因为语气中的担忧太重,就连药研本人也都察觉到了,只好轻轻拍着审神者的手背。
  “放心吧,大将,我一定会安全回来的。”
  明知以他的实力,不至于岀什么大的差错,但凡事都有万一,她还是怕药研倒霉地遇上了那些糟糕的事情。
  叹了一口气,转身翻着随身携带的袋子,又找出了一张巴掌大的相片,里面是本丸里的大家一起合影留下的回忆。
  “不要总说我啰嗦……想我们的时候就看看照片吧,药研…我真的很担心……”
  “噗…”
  药研忍不住别过头偷笑了一会,最后还是无奈的安慰这位事事操心的主公。
  现在他就连究竟是送谁去修行都分不清了。
  低头瞄了瞄手上的大合照,当在看到其中一个身影时忍不住露出笑意。
  思索片刻后抬头在送行的人群中用眼神寻找了一下,最终目光定格在了那个有着湛蓝发丝的青年身上。
  一期一振,他的哥哥。
  双目相对,皆是会心一笑。一期一振在人群中错身而岀,快步走到药研面前。
  两人都是这么站着却没有说话。
  “哎哎,大家回去吧,快回去吧,留着这两位好好说会话!”审神者揶揄地笑着将其他想要留下来看戏的刀一个个推走,大家一顿起哄之后还是乖乖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也不打算去打扰这对小情侣聊天了。
  对,一期一振和药研现在是情侣关系。
  从上次药研夜战受了重伤,一期一振日夜不停地照顾他的时候,他们在众人眼里,就已经是心照不宣的情侣了。
  诺大的前庭就只剩下两把刀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总是要谁先说点什么打破沉默吧。
  “那个……一期哥。”于是药研低垂着头支支吾吾地喊着一期一振的名字。
  “嗯?”当事人则是蹲了下来,手指拨了拨药研被风吹乱了些许的黑发,动作轻柔地整理着他的衣领,一切都做得从容耐心。
  “我们……我们现在究竟算是什么关系?是兄弟……抑或是恋人?”
  如果一直维持着这种还没有经过具体确认的关系的话,总感觉有些微妙。药研藤四郎,他很害怕,害怕有一天所有的幸福都会消失,所以他希望能在修行前弄清楚这一切,即使现在的美好可能下一秒就化为泡沫。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而是继续专心于整理衣装,他顺手正了正药研的衣袖,让这个穿着制服的小人看上去更加庄重一些。
  “一期哥?”
  药研不得不再次重复自己的问题,但却又害怕听到那个能另他的幸福在顷刻间消散的答案。
  “傻瓜,我们当然是恋人啦。”青年终于整理好了,他直起身,又弯腰揉乱药研的发顶,轻声回答。
  “啊?!”
  药研还没有从狂喜中反应过来,便被人双手穿过腋下抱起转了个圈后才稳稳放在地上。
  额头互相并着,一期一振轻声诉说着他的真心。
  “药研藤四郎,我爱你啊。”
  于是怀着这份美好,药研开始了他的修行之旅 。
  END

唉,我好废柴喔……

【battarie】zacharie与花 5

【battarie】zacharie与花

cp:batter x zacharie

花吐paro

ooc注意

5.

两天之后,batter再次来到了zacharie的商店。

他同样是把装了满满一袋子的钱推到了戴着奇怪面具的商人面前。

“zacharie,你有什么可以卖的?”他试图忽略满屋子飘荡着的薄荷味,对面前安静坐着的人说道。

“我的客人,这些是我所有的。”zacharie一如往常,将清单交给了batter,透过面具,这次他光明正大的打量着batter,再没有什么顾虑,毕竟他觉得现在自己已经离死不远,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在交易进行完了之后,batter却也没有离开,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都没有开口。

Zacharie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将一个小袋子交给了batter。

“里面装的是薄荷叶,你喜欢的话就留着吧。”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企图让他的话没那么牵强,“是我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送的。现在就当是购物的附赠品,给你吧。”

这么一番话下来zacharie自己都是脸不红心不跳的,虽然他哪怕真的脸红了对方也不知道。

袋子里的薄荷叶的味道很清爽,应该可以让他多集中注意力吧……而且自己也把之前收集的郁金香花瓣给塞进去了,还挺好看的,哪天batter好奇打开袋子也不会被满目的绿色给吓到。

可别嫌他把自己的呕吐物送人啊,明明他都有很认真清洗干净的。

他这次撒谎可是打了很久的草稿……虽然听起来还是没什么说服力。

但很意外的,batter还是接过了袋子,然后,向zacharie道别。

“我完成了我的任务,得走了。”

“我知道,下个区域见。”zacharie笑着回答着,却在看到对方即将转身离去时立马站起了身。

在batter疑惑的目光下,他笑着走上前去,站在他的面前。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紧张,明知道不可能被实现,但还是开口问了。

问出了他这辈子所说过的最不要脸的一句话。

“请问,能给我一个吻吗?”

“……”

zacharie就这么僵硬的站着,他不知道对面的人究竟会作出什么反应,说不定在此之后的不久,他死了也是不无可能。

几秒后,他看到batter抬起了他的面具,轻轻地吻了下去。

最后伸手小心地拍了拍zacharie的脑袋,再对他挥挥手离去了。

剩下zacharie一个人呆站在商店中央。

真的……亲下去了吗?他茫然地抬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自己的脸颊。

真的亲下去了啊……

两天之后,zacharie先生不幸染上的花吐症被治好了。

END

————————

我的妈终于发出去了,算是我写的第一篇【正式的】文吧。

下次加油!!!!!!!

【battarie】zacharie与花 4

cp:batter x zacharie

花吐paro

ooc注意

4.

因着搞清楚了自己的病因,Zacharie今天的精神还不错。

又是像好几天之前一样无事可干,戴着面具的商人维持着撑下巴的姿势,沉默地等着那位净化者的到来。

没有日夜的天空令人分不清时间,塑料海的波涛荡漾着人心中的焦虑。粉红色的建筑物看上去单调异常,因其颜色而强行堆砌出来的温暖气氛也使人变得烦躁。

空气仿佛凝固在了那里。

他甚至能清晰听见塑料凝成的波涛在海中翻滚的声音,

他不知道“今天”过去了多少,“明天”何时到来,只知道在这里等着。

背后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走过,带得他的心越发不耐了起来。

已经做得僵硬了的动作终于是有所变化,zacharie放松似地伸了个腰,平时的自己可比此时更有耐心呀,特别是在那些令人难熬的商业淡季。

都是因为那个性冷淡,他忍不住小声嘟囔着,自己只是想快点见到他,再和他说说话而已。

不得不承认,到目前为止,zacharie现在开始有些担心他了。他受伤了吗?恶灵打得过吗?商城的出口找到了吗?这些琐碎的小问题一直在他的脑子里转个不停,让他不胜其烦。

慢悠悠地回头看了一眼缓慢转动的时钟,zacharie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吧,明天,明天说不定batter就回来了,就像是之前的几次那样,不需要他太过担忧的。

可惜Zacharie的担心变成了现实。

在粉红色房子中的明灯暗下来之前,batter出现了。

Zacharie抬眼循着声音望去,入目的是大片的鲜红,看得他的心猛的一跳。

受伤了?

行动总是比思想要快,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问出了口:“你没事吧?”

Batter闻声沉默抬头看了他一会儿没有说话,或许是zacharie语气中的担心太强,片刻后他又摇了摇头,补上一句“没事。”

说完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到存档点,安静的选择了保存。然后身上的血迹渐渐消失,仿佛他从未受伤一样。

“刚刚出了点意外,分心了。”batter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陈述着这句足够让zacharie感到不可思议的话。

“……batter,你那时究竟在想什么,怎么会走神到这种程度?”

来不及惊讶batter居然会特意为他的担心解释自己受伤的原因,zacharie现在完全就是搞不懂这位从异世界闯入的净化者在想什么。

这么一个谁挡路就净化谁,连多一个字都懒得对他说的,如此出色的人,居然会走神。

“……”这下batter没有再回答zacharie的问题了,刚才难得正常了一点的气氛又回归了平常的那副样子。

Zacharie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只好换了个话题。从对方因在战斗中开小差而受伤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他还没忘记自己对batter抱有一些说不出口的心思。

现如今还是要和他多一些交流吧……虽然只是他单方面的。

然后又是套路一样的开头。

“那先生,你要来此买些什么吗?或者说卖些什么?”

无奈极了。

时间总是如此轻而易举的流逝,在与前几日的情况相比之下,zacharie虽然还是会吐出红色的玫瑰花瓣,但好歹是吐得心甘情愿,毕竟这几天batter几乎都待在他那有些拥挤的小商店里,他们也算是多了些接触。

虽然batter平时只会盯着他的棒球棒一整天好像是在思考哪个花色比较好看似的。

Zacharie望着这幅场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过他又说不上来,只好继续正坐在柜台前等待着他那位一直发着呆的客人前来消费。

两个人都是相顾无言。

最终还是zacharie先忍不住了,他实在是受不了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在这儿干瞪眼,只能率先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

“batter,我的客人。你不打算买点什么吗?”

“……”

Batter低着头似乎是在进行着思考,最后他还是从货箱中站起身走到了柜台前面,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袋子钱,面无表情地推到了zacharie面前。

Zacharie望着这袋子钱呆愣了几秒,最后像是领悟了什么人生的大道理似的,笑逐颜开。

“好的,您要买点什么吗?”商人的语气欢欣得不可思议,你看,连敬语都用上了。

zacharie从柜子里翻找出许久不用了的物品清单,低着头用笔在上面写写画画了一段时间后,高兴地把单子递到了batter面前。

“这是我现在所有的,请看看吧。”

天知道他多久没做成一桩生意了。

Batter沉默着翻了几下,指尖在纸面上慢慢的滑动,最终落在了几行字上。

“就这些吧。”

“好。”

然后厚厚一大叠的回血票被zacharie吃力的搬到了桌面上,随着重物与桌面相碰发出的沉闷声响,还有几张票子从中飘了出来散落在地面上。

Batter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顺从着接过了这摞纸片再次走向了商场的方向。

“我出去一趟。”

“好的,欢迎下次光临!”

Zacharie笑眯眯的朝步入商场的batter挥了挥手,显然心情好极了。

因为batter把之前卖给他的票子全部买了回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Zacharie真的是要被这乐死了。

不过他开心过头了似乎忘了别的什么事,比如说他这几天其实也没和batter说多少话。

而他最近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事,但实际上背地里仍在不断的咳嗽,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哪怕张嘴都会有玫瑰花瓣滑出。

他知道他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他甚至有预感,只要再过几天,仅仅只是几天的时间,他就会因此死去。

表面上能保持平静只是因为他那张白得吓人的脸被面具遮挡住了而已。

Zacharie抓了抓头发,其实他现在很无措,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他也知道爱情是不能够勉强的,好吧,这句话仅针对他的病,并不包括那些地位高贵的少爷小姐。万一batter真的是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话,那他该怎么办?

就这么死去吗?不,他还有亲人……一想到那个可爱的女孩子甜甜的朝他笑着的样子,他就感到一阵阵的无助。

Sugar……

就着身边没人,zacharie摘下了面具。湛蓝的双眸无意识的乱瞧着,最后慢慢停留在了被他好好藏起来的装满花瓣的垃圾桶上。

总是要拼一拼的,不是吗?风险这种东西,看的就是运气,万一真的是两情相悦……

不过可能性很小吧,如果那个人的话。

Zacharie揉揉眉心,他的大脑又要被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占据了。

烦恼之中,眸光停顿,他总觉得有什么刺鼻的气味从他的口腔往上冲。

条件反射性地捂住嘴,zacharie一手撑着桌面以保持平衡,呕吐来得很突然,就像死亡一样充满了时间上的不稳定。

口中一阵清凉的感觉差点吓到了zacharie,这次吐的…是什么花?他忍不住这么想。

结果等嘴里的异物落到掌心,他低头去看时,却发现是几片薄荷。

……

他觉得自己被叶给骗了。不是说吐花吗?虽然他觉得吐薄荷也不错,毕竟提神醒脑。

但问题是,薄荷味太浓,估计以后等batter回来了会起疑心的吧。

纠结着擦了擦嘴,zacharie悄悄地将手心背到了背后。

说个谎吧。


【battarie】zacharie与花 3

cp:batter x zacharie

花吐paro

ooc注意

3.

今天的花是艳丽的红玫瑰。

zacharie手捧零碎的几片花瓣,沉默着低头思考。娇艳欲滴的红色将他被病痛折磨得几乎没有血色的脸衬托得更加苍白。

红玫瑰啊……

zacharie今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面具。他瘫坐在舒适的沙发上,随意地在柔软的靠背上挨着。

他似乎很久没有这般惬意了,时不时出现的呕吐感与其并发的猛烈咳嗽几乎耗尽了他不多的精力。

手顺着沙发的弧度自然下垂,手腕松松地搭着,原本被捧于手中的花瓣也散落到了冰凉的地板上。

周围安静得可怕,空荡荡的房间只听得见zacharie细微的呼吸声。

他感受着空气缓缓地拂过他的脸颊,轻柔地吹起他微卷的短发,只有指尖沙发材质的粗糙还在提醒着他自己的存在。

在这样十分难得的静谧中他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至少他觉得这是不可能存在于现实的胡思乱想。

因为他的“妄想”中出现了batter。他大概是疯了才会觉得自己喜欢那个棒球手。虽然自己的确在提到他时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跳加速,就像是……就像是花季少女遇见暗恋对象时那种无法控制的悸动一样。

不,他不喜欢这个比喻,他觉得仅仅是这种程度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相比于少女的悸动,他对batter更像是病人对于救命良药的那种疯狂的渴求。对,是渴求。

不过,转念一想,这种“渴求”大概还是与“爱”不同的吧……

但是只要一想到这种令他变得奇怪的感觉……

zacharie忍不住揪紧了毛衣,他的指节隔着毛衣紧密的切合着覆盖在心脏之上的皮肤,感受着那颗心的剧烈跳动。

他甚至觉得自己要熔化了,伴随着喉咙的烧灼感,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仿佛心脏病发作的痛苦让他忍不住从沙发跌落到了地板。

左手猛地撑在地上,不似正常人所有的漆黑指甲用力地刮着坚硬的地板,发出“嘶啦——”的尖锐声响,看上去妖冶而诡异。

颤抖着的右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掩饰了不断的咳嗽声,却没有拦住这些从指缝中流下的鲜血。

血液滴落在了地面上,很快就凝固了。它们混合着因被忽视而衰败的玫瑰,呈现出一副凄美的画面。

血与玫瑰,以及和它相对的生命与爱情。

待那股令人作呕的劲退去后,他的大脑终于清醒过来,zacharie现在不得不重新思考过去的那个被他否定的可能性。

他是不是爱上batter了?

今天的一切都显得太过离奇,只要遇到了与batter有关的事情他就不知所措,简直是太不对劲了。

……

当他认真的捂着那颗不断跳动的心去问自己这个问题时,得到的回应是令人窒息的沉默。

就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着“爱”。但是在那片沉默之中,依旧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说话。

是什么?zacharie紧张得屏住了呼吸,他有预感,这将是一句极其重要的话,对于过去,对于未来。

以前的那个他懵懂又无知,现在的他也不能轻易认清自己的感情。他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内心在想什么,仅此而已。

——我爱上batter了。

“我爱上batter了吗……?”他发呆似的念着这句话,眼里全是不确定的迷茫与犹豫。半晌后zacharie终于无奈的仰了仰头,他终于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对此他再没有太多惊讶了。

他也不是傻子,想到自己面对batter时那种逃避的态度,早该看清的吧。

只是,那个人好在哪里呢。

为人冷漠,平时和他半句话都不多说,对人也爱理不理的,就连zacharie本人也想不明白,他究竟哪里好了。

轻叹一口气,问题是他就是这么不争气的,对这样一个人有了爱意。

大概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zacharie就有了些许好感吧。毕竟除了batter之外,他几乎没什么可以与之正常交流的对象。

虽然batter和他之间的谈话也算不上正常交流。

在进行了一番思考后,zacharie还是决定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让我们好好的理一理——根据叶的发言来看,他大概是得了一种被称为“花吐症”的脱离了科学范畴的疾病。

好吧,在这个世界里我们没有任何立场去参与讨论“科学”这个话题。

然后,治疗这种病唯一的方式就是让相爱的两人接吻。

zacharie顿了顿,先不论这个治疗方式是否真的有效,光是“让相爱的两人接吻”这一条件就已经够难实现了。万一他是该死的单相思,那该怎么办?

最后,根据之前的推断,zacharie喜欢的人应该就是batter。

所以说,他要让batter爱上他并和他接吻吗?

呸。

zacharie忍不住说脏话。

要做到这一点的难度估计比让他安安全全地离开这个世界还难,像batter这样的……嗯,应该是禁欲主义者,能够被他牵一下小手都难如登天,更别指望他会来亲自己了。

而且想象了一下那家伙一脸深情的对他说:“zacharie,我爱你。”的样子,上帝啊……这简直太惊悚了。

唉,越理越乱,干脆让他死了算了。

Zacharie蹲在座椅上绝望地捂住了脸,他究竟为什么会喜欢batter啊。

不过,人们总说当上帝关了你的一扇门时,总会再给你打开一扇窗的,不是吗?

Zacharie身为商人的理智最终让他再次冷静了下来,他渐渐开始回忆与自己与batter的接触。

有时他的商品价格虽说是贵了点,但大多都是物所超值的,在没发生坑蒙拐骗的情况下,batter应该也会对他这个商人留有一点的好感吧?

这样想下去的话,说不定batter也喜欢他呢?虽然可能性很低,但还是有那么一丝微小的几率是会发生的是吧。

手指一下有一下无地敲着扶手,脑内却是思绪万千。

如果是这样的话……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他要开始计划怎么让batter亲他了。

他只是想活下来,然后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而已,不算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怀着这样简单的愿望,zacharie决定第二天找batter交流感情。

谁想到第二天,batter又迷路了。

……

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啊。


【battarie】zacharie与花 2

cp:batter x zacharie

花吐paro

ooc注意

2.

迷蒙之中,zacharie随便找了些许理由来解释那些连他自己都说不明的举动,这真是太奇怪了。人在发呆时会回想起许许多多的记忆的碎片,虽然大都是些松散零碎的片段,但好歹是真实的。

因此在数着花瓣的间隙,商人先生还是渐渐想起了一些他所曾经历过的、有关于“吐花”这一怪异状态的对话。

“先生,您听说过‘花吐症’吗?”女性柔和的声线响起,记忆之中的他此时正坐在停业商店门口旁的小木椅上聆听着少女向他述说的见闻。

这个有着黑色直发的小姐似乎是叫“叶”,她曾经也是他的客人。

“哎呀,果然连您也不知道呢……正如一开始对您说的那样,我可是位无所不知的东方的旅客哦。”是的,出现在他零散的记忆之中的女士并没有说谎,她确实知道许多连zacharie都不曾听过的故事。

“花吐是一种奇怪的病。”四下雨声不断,薄雾笼罩着他们所处之地,行人稀疏,只有寥寥几个撑着伞匆忙前行。叶说话的声音很轻,似乎有着令人静下心神的魔力,她的视线穿透过朦胧的雨丝,好像在远方看见了一些不为人所知的过去。

“我本以为那仅是一个只存在于坊间怪谈中的谣传。但不久之后却被我真真实实的遇见了。我的朋友曾经是这种病的受害者。”她顿了顿,应该是在回想有关这个怪病的细节。

“她的心里装着一个人,但却从未和别人提起过,到了最后因为那些无法说出口的、无休止的恋慕而被花吐病缠上了。”

“然后呢,你的朋友怎么了?”zacharie接过叶的话以此来让这个话题继续。

叶的声音停了下来,她低垂着头缓和了一会,语气模模糊糊地说了下去。

“……她?她最后病死了。这种病的特征很明显,患者会不断的吐出花瓣,半个月左右吧,他们就会因为咽喉与气管中越来越多的花瓣而窒息死。花吐是一种凄美的病呢。”

“在她病的那段时间里,我像个傻瓜一样。总是想着要去帮助她,想要她摆脱那种‘不被人所爱’的阴影,想要看她得到真正的幸福,想看到她每天晚上都能安安稳稳的睡着,接着做个好梦。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不过我一直信奉着的神明跟我开了个充满戏剧性的玩笑。在她死了之后,我发现她一直以来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就我。”

“让她得了这种病,让她每天觉得恶心痛苦,每晚都感受到紧张、难受,翻来覆去度过漫长一夜的人,是我。”

“她会这样,全都是因为我……”

叶终于抬起头看了zacharie一眼,眼中的光芒黯淡,看不出其中的感情。

“那……这个病,完全没有痊愈的可能吗?”他斟酌半晌,最后小心翼翼的提出疑问,想着现在如何才能不去揭开对面这位情绪低落的女士心底的伤疤。

“既然是病的话,当然是有治愈的方法的。”女孩叹了一口气,定定心神继续说。“我当时查了很多很多相关的书籍,也拜访了很多很多传言中治愈了这种病的人。不断探求后,终于得出了结论:得了花吐病的人,在两情相悦的前提下,只要向他们的心上人表白,再得到一个吻就好了。不过到现在为止,我以及是两样都不能再给她了。”

真是一种荒谬的病。

zacharie不明白,这么怪异的病,难道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和一个吻就能治好,就能摆脱叶所说的每天都会在咳嗽与呕吐中不断挣扎的痛苦吗?

患者与那些令其生病的人之间的地位是不平等的,特别是对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说出心里话或者是那些即使把话说出来了也得不到好结果的人来说,真是太不公平了。

zacharie这样想着,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已,面对这样的事也只能想到去推算出他们的支出与得益,而无法设身处地的去思考。仅仅是这样而已。

是的,仅此而已。

……

他一直以为,仅此而已。

思绪从虚幻感强烈的回忆中抽离,方才声带拉扯时的痛感依旧残留,zacharie现在只觉得他的心情格外沉重。如果这段回忆是清晰且真实的话,那依自己刚才吐出花瓣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得了花吐症。

现实真是尴尬。

当时的自己并不能理解这些得病的可怜人为了爱人的回应与亲吻居然要承受这么大的委屈。现在看来的话他也好像没有资格去笑话他们了。

只有当所处境地相同时才能去评判别人的感受,zacharie现在算是深深的体会到这个道理了。

换做是他的话——好吧,就是他。


他大概是无法厚着脸皮对爱人说出“我喜欢你。”和“请给我一个吻。”这样糟糕的话的,会被人当作变态的吧。

可是胡思乱想了那么多,他似乎到现在才发现一个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抛却那些被病症本身折磨的痛苦和那些难以预料结果的治愈疾病的方法带来的所有干扰,我们平时头脑清晰,处事冷静的商人先生,他所倾慕的人是谁呢?

这真是个不可思议的问题呢,估计短时间内我们也无法找寻到答案。

zacharie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在这个世界里,他认识的人是掰手指头都能数完的,他也并不觉得其中能有谁能让他患上这种不可思议又极其折磨人的病。

不过,自己是否漏算了谁呢?Zacharie歪着脑袋又仔细的想了一下,随即,某个名字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batter。

唉?会是batter吗?

……

被自己这个可怕的设想所吓到的zacharie在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决定取消这个让他莫名觉得烦躁的选项。

“我是不可能爱上一个不向商人买东西的坏家伙的。”

虽是这样想着,但他本人还是隐约觉得有些想要回避关于batter与“花吐症”相关的联想。

时间在空想之中总是过得很快,大概是因为人的注意力被分散后容易忽略无关的事吧。在对不知结果的问题的思考与间隔时间越来越短的呕吐、咳嗽中,三天过去了。

期间batter依然是每天到商店来卖点什么,沉默的净化者与商人安静的面对面进行买卖的这段时间这也算是zacharie一天里难得的觉得比较舒适的时间了。

不过相对于舒适感,不幸运的时间还是多得多。

稍微用手作拳遮掩了下面具企图掩饰住突如其来的剧烈的想要作呕的感觉,zacharie忍不住轻轻咳嗽了几声,换来的是还未走远的batter因此而停下脚步投来的注视。

然后眼神相触之下就是彼此都感到尴尬的对望。zacharie抿了抿嘴,强压下那些令他恍惚的感觉,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对batter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在他的示意下,对面那个冷漠的人犹豫了一会儿后终究是离开了。

等到那个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静物之中,他像是得到了某种解放,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周围的空气,企图以此来冲洗掉胸腔中那些让他恶心的感觉,虽然只是徒劳。

拖着脚步回到墙边,zacharie忍不住重复着吞咽的动作,面具下的双眼低垂着,焦点停留在暗色的地板上。

没有被发现就好了。要是被batter知道他现在的这种状态,估计也会给他平添烦恼的吧。但虽然心是这样想着,但他的眼神却还是透露岀失望。

zacharie并不想因为自己而去麻烦他,他这是怎么了吗?


【battarie】zacharie与花 1

cp:batter x zacharie

花吐paro

ooc注意

1.

戴着奇怪面具的商人zacharie支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商店,他已经两天没有见到那位穿着黑白棒球服的“净化者”了。不久前他可是天天到这来进行交易的。

Zacharie知道这个人叫做batter,是一个执着于净化各个区域的、充满自信却意外的话少的人,他们总是在各个地方相遇,因此batter也算得上是他商店的“常客”了。

作为一个商人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商品卖出去,让那些没有生气的物品到达需要它们的人手中,而作为交换他也会得到相应的报酬。卖家与买家都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互惠互利,这是交易最让人着迷的地方,他本人也热衷于此。

而现在,一个客人都没有。作为一名商人他思考的竟然不是滞销的商品卖不出去的原因,而是那位自从来到这个一切都粉得不得了的地方后一直让他作为“废品回收站”这种存在的净化者batter这几天为什么没有出现。是的,商人zacharie被当成了“废品回收站”。

Zacharie实在太无聊了,他已经开始敲起桌子,展开漫无边际的妄想。据说在发呆时所想的东西,会被可爱的小精灵在一些别的地方听到呢,商人抱着这样的想法,自顾自的对着空气诉起了苦。

在这个世界里,有一种依附着不知名魔力的神奇票子,它能使人,额、准确来说是指生物吧,瞬间回复一定的生命力。挺神奇的吧,根据它的特性,我们管叫它“回血票子”如何?这种东西啊,第一次拿到的时候,的确会觉得很新奇,比如说batter,第一次在一个小房间见到他的时候,这位新来的净化者朝他买了好多好多张这种回血票……大概十来张吧,事后他可是抱着一沓钞票笑得不行。

那一天实在是太美好了,各种意义上的。

啊,又提到batter了。虽然本来就是在谈关于他的事情……商人揪了揪自己微卷的头发,为此有些苦恼。

让我们回到原先的话题吧,这堆票子虽然功能神奇,但实际上嘛——人们会在后来的战斗中捡到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商人又正了正他的面具,因为侧头太久已经有些歪了,隐约可以看到鬓发间白皙的半边脸颊。他沉思了一会儿。双手在空气中稍稍比划了一下。大概有这么多……你能在十几场战斗中,得到这么一大沓的回血票子。

哎呀,还不理解吗?就是那种足够让那个沉默寡言的净化者用到吐的数量。

然而,在这个世界里,回血票的作用远不及一个神奇的小箱子。那个小箱子,其实就是这个世界的存档点呢。

对对,存档点就是我那些来自各个地区,喜欢玩游戏的顾客们所说的经常用于保存游戏进度的东西。Zacharie很努力的想要向他的听众解释存档点是什么。

可能是自言自语的时间有些久了,他觉得他的喉咙并不是特别舒服,于是从柜子底下拿起水杯小小的喝了一口,吞咽时从嘴里飘到杯中的几片艳红色的椭圆花瓣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那么继续说下去吧,我可爱的听众,zacharie放下了杯子。

存档点是可以瞬间回复净化者的生命以及体力一类的东西呢,虽然存在的数量不算多,但都是处于一些比较关键的地方,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有存档点在,回血票的用处就体现不出来。所以说那种东西相当于是废品吧……存档点可比它方便多了。

说到可以存档的小箱子,我所处的柜台旁边就有一个哦?Batter经常从柜台附近那扇门进去我的那个弯弯绕绕的商场里,一段时间后又一脸沉默的从那扇门里出来,走到柜台旁边打开小箱子进行存档。

batter的棒球帽戴得十分巧妙,完美的遮住大半张脸,帽檐下那一片厚重的阴影使我看不清他的眼睛。然后最让我感到失去商人的价值的时刻到来了:他存档后会走到我面前,隔着柜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大沓回血票放在我的面前。

……拿着这种东西放在我面前,是要换钱是吧?绝对是要换钱吧!Batter终于在将回血票与存档点的一次次比较中发现了这个道具其实什么用都没有还不如拿去换钱的秘密是吧?!

我已经预见到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所以这种会损害到自身利益的东西我还是当看不见比较好。不过本着职业道德我还是会轻笑几声然后向他问好:“亲爱的batter,我们又见面了呢,请问你要买些什么吗?”

接下来发生的发展完全在我意料之中,虽然一点也开心不起来。batter把回血票往我的面前推了一下,被人叠得端端正正的一大叠啊,感觉碰一下就要散开变成乱乱的一堆了。

“zacharie,请把这些换成钱吧。”

“好吧,你是来卖东西的,我的客人。那么等会,让我数一下有多少张……”我扫视了一下面前这些被叠得整整齐齐的魔法小纸片,粗略估计有四五十张吧,天知道他在商场里净化了多少只乱窜的幽灵。

说到这,zacharie颇有些嫌弃的努努嘴。

我可爱的听众啊,你知道作为商人来说最难受的是什么吗?我每天幸幸苦苦,勤勤恳恳赚来的钱,最后全都落入了别人的口袋里。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不给他打折了,真的。

这种每天都得丢好几百块的日子持续了大概……唔,到目前为止有四天了吧。不过从昨天开始,batter似乎没再来我这卖东西了,他是走出了商场了吗?真冷淡啊……也不来朝我这个每天往他口袋里递钱的可怜商人道个别。

不过如果他已经离开了这里的话,我也得准备一下了…………等等?

Zacharie停止了他的自言自语,然后用最短的时间摆好了他的水杯和空了几页的账本,最后在确认面具没有戴歪之后,极其端正地坐好并朝门口来了一句他惯用的问候:“Hey,我的顾客,好久不见了,请问您要买点什么吗?或者说卖点什么?”门口站了一个人,黑白棒球服,遮了半边脸的帽子,是消失了两天的batter。“……”站着的人并没有回应他的问候,不过zacharie也没觉得尴尬就是了,毕竟以他对batter的了解,不回应才是最正常的吧。而且既然还来他这里,说明batter暂时没有要走的打算,这是最好不过了。

安静的等了一会后,batter还是走了进来。“好久不见。”然后将一大打回血票摆在了zacharie面前。

“……”虽然他那句对batter不抱有期待的问候还是被回应了,不过他并不想看见有人以这种方式与他打招呼。在一番内心的挣扎后,zachaire还是无奈的将等量的钞票交给了面前的人。眼前人收下钱后却没有立即走开,他在柜台前踌躇了一会,还是对zacharie说:“这片区域有种植物吗?”“没有。”zacharie答得特别干脆。

在这个一眼看过去全是粉了吧唧的房子的地方,有植物才怪吧,不过,他为什么会问这个呢?

“……我在你这里闻到了郁金香的花香。”batter丢下这句话后就走进了商场里。

郁金香?这种高雅的花种可不在他的售货列表里呢,绝对是净化者净化幽灵的次数多了,鼻子也受到了恶灵的干扰吧,这里又是哪里来的花呢?

这样想着,zacharie却隐约觉得喉咙又开始有些不舒服了。很快,受到咽喉不适的影响,大脑作出了呕吐的指令。

“咳咳、”咳嗽声不断的在房间里响起。

想要吐出点什么。

他因此有些疑惑,颤抖地将手抚上脖颈。当zacharie挣扎着走到墙边时,他已经因剧烈的咳嗽而痛苦地蜷着腰,手撑着墙面,呕吐的欲望一次次冲撞着他的理智。

经过好几次无意义的干呕后,已经因条件反射而布满泪水的眼在迷蒙之中看到地板上、手掌上、衣领上零零碎碎的沾了十几片鲜红。

……?

一把摘掉面具抹了抹湿润的眼角,他看清楚了那几片红其实是些花瓣。这些椭圆形的,本应长在鲜嫩花托上的一部分,出现在了他的喉咙里。

Zacharie吁了一口气,或许是将这些咽门中的异物吐出来了吧,他现在觉得好多了。将散落在地上的那些花瓣一片片捡起来,弯腰,伸手,捻起,他机械地重复这些动作,大脑一片放空。这是郁金香吧,哪怕可能分不清这些花瓣,但将它们捡起时萦绕在鼻尖的浓郁香气他还是不会认错的。

看来净化者batter的嗅觉依旧灵敏,恶灵并没有对他的五感造成任何干扰。

挺好的,不是吗。

不过,人为什么会吐出花瓣?

Zacharie一边从手中被捡起的一捧花瓣中挑出其中好看的几片夹进他的账本,一边试图在他的大脑里分析过滤去找出有关这个问题的答案。

思考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比如说现在的商人zacharie,没一会他就已经觉得自己的思绪变得乱七八糟,一时半会又回忆不起相关的经历,只好戴回面具挨在他的木椅上,一片一片的数起了那些被他挑选出来的、夹在书本里的郁金香花瓣。

以后会有用也说不定呢。

至于那些长得不那么好看的,现在已经躺在垃圾桶里了。


喔喔喔喔要入场了,好期待音乐剧,而且进剧院之后就看到海报了,青江江和papa真好看wwww